全部
  • 政治社会和经济评论
  • (83)

房地产之祸:中国经济政策的战略问题

——杨万江在全球未来论坛上的演讲 (2016-8-11) 大家好!最近几年,除了偶尔零星地在微博微信说几句,我显然是很长的时间没有公开地正经谈论经济政策问题了,也没有再写过哪种内参材料去影响头头的决策。但是,对经济前景方面日益加深的不安和放心不下,促使我再一次地出来谈论这方面的事情。即便我现在的身份不再是政府政策研究者,但至少作为一位儒家学者,还不敢忘了“治国平天下”这一条。 中国目前的经济政策出了点问题,而且...

  • 545
  • 0
  • 6
  • 0
2016.08.18 22:33

建议创建国家级“中国公共网络科技和知识研发平台”

目前,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正处在需要创新驱动的转型阶段。各个领域的科学和工程技术研究对中国现实和未来的发展具有关键性的作用。与世界上其他国家相比,中国最大的优势,其实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力资源优势。中国的人力资源,不只是廉价的劳动力,也是中国的思想和知识创造能力。但是,目前的科技体制在利用国有部门的科研实力“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同时,常常忽视了中国民间的科技研发潜力。思想、知识和智慧本身是不分国有...

  • 242
  • 0
  • 0
  • 0
2013.06.21 22:12

中国的战略日程:避免对中国的战略误判

中国不可能象华盛顿的战略家们估计的那样只有25枚核弹头,而是有数千枚核弹头。而且,中国有DF-41、DF-31A这样可以覆盖美国全境,并具有变轨和多弹头技术的战略导弹。中国从上世纪60年代就已经公开拥有核导弹。你相信中国人蠢到只造25枚,或者一两百枚核导弹,撑撑面子,然后“三不”承诺就完事了吗?华盛顿的战略家认为不认为中国有资格跟美国建立一种“确保相互摧毁”的战略平衡关系?对中...

  • 672
  • 0
  • 6
  • 0
2013.06.06 13:38

美军“空海一体战”的实质是利用中国核武政策的弱点

美军空海一体战的基础,乃是充分利用中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这一浪漫主义战略政策的弱点,试图用常规隐形力量先发制人攻击中国本土的战略能力和军事资产。这一点我强调过多次。中国军方高层至今没有充分反省,十分糊涂。幸好,美国兰德公司冈珀特撰写的《如何避免中美海上灾难》的报告,表达的对美军空海一体战存在使事态升级危险的担忧,及其分散美军攻击威慑力,“构建东亚海上安全合作”的建议,使我们从反面看到...

  • 675
  • 0
  • 54
  • 0
2013.05.23 03:53

让菲律宾按照台湾人民对“道歉”的理解道歉

鉴于菲律宾政府缺乏道歉诚意,并玩弄外交修辞,马英九总统府可以给菲律宾定义一下“道歉”的涵义,明确道歉的意义。按照台湾人民和国际社会对道歉的一般理解: 1、道歉是就承认自己某一行为错误或不适当(a),并对这一行为给对方带来不利的或损害性后果这一事实在内心感到亏欠(b)、愿意悔过(c)和承担责任(c)、以及承诺以后不再犯类似错误(d),希望获得对方原谅和信任(e)所作的意思表示。 2、...

  • 651
  • 0
  • 9
  • 0
2013.05.16 20:04

儒家论政:寄语十八大

共产党满朝文武,老老少少正在开会讨论中国以后的事情,所以,从儒家角度对十八大说几句。1、要有“好生之德”。不要让任何人活不下去。人得照他自身天生正当的天命特性来生活,而不是按照哪种人的政治意志和利益人为制造的秩序来生活。中国的人民和国家是老天造化的人民和国家,不是什么人的战利品。掌权者得遵从安民保民惠民的政治天命,不能爱杀谁杀谁,爱拆谁的房子就拆谁的房子,爱给什么人脑控就给什么人脑控。 2、要有“小康大同”观的基本价值。界定权利,彼此尊重不乱来,是小康。不独其亲而亲,共同富裕,是大同。两条结合起来就是小康中的大同。管这个意思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还是别的什么叫法,看着办。要回到中国文化传统的基础上来为人处世,治国理政。要回归民生本位的社会。要有文治武功。

  • 409
  • 0
  • 12
  • 0
2012.11.09 19:24

东亚整体观念中的中日关系

尽管在过去几十年中日美安全同盟关系是日本面对中国而具备自信的基础,但日本真正的自信却取决于它自身是否直接与中国建立一种“东亚不战共同体”,乃至“东亚共同体”的战略磨合。一旦战略局势迫使日本重视中国和东亚,它将变成一个更愿意跟中国人聊天叙旧、做生意,并有地缘政治合作的邻居。日本将应验“如果你无法对抗它,那就加入它”的政治谚语。获得更多的受益,还是继续做华盛顿牵制中国的走卒而虚耗国家成本,这取决于日本的战略选择。

  • 687
  • 0
  • 1
  • 0
2012.09.26 11:06

政治眼中的文艺

它现在重提毛的《文艺讲话》,强调的是文艺要“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反映时代,创作让人民欢迎,并能够激发人民生活激情和理想的积极健康的作品。这跟文化产业中,满足文化市场的需求又联系起来。它把这个要求,看着是一种“政治正确”,而不是为哪个阶级说话、写作和歌唱,才是“政治正确”。它的政治论述形式呆板,但意思已无太多意识形态上的恶意。笼罩在“社会主义”这个概念下的东西,与以往很不相同了。它要是自身变得更民主一些,那时,我们才能看到整个社会的文艺,不再是党权力可及的一项需要“政治领导”的工作。它只领导自己的政治文宣工作,文艺是其中的一种形式。它今天所说的“尊重多样性”,实际就是承认、允许和尊重可以有不同于共产党文艺的其他文艺。就像经济上允许私人财产和外资企业那样。它希望自己支配或表达自己意图的文艺,是一种“主旋律”,并与其他文艺和谐构成一支交响曲。这种想法反映了它试图主导文艺走向的政治用心。

  • 833
  • 1
  • 33
  • 0
2012.05.26 22:50

深刻的老子和多余的圆场:“天地不仁”“圣人不仁”

天地有这规矩那规矩,可是,人为什么要去遵守这规矩呢?我什么都服从天地的法则,但我感到,我只不过是天地的一枚棋子,一种工具,或者一个奴隶而已,那么,谁来回答生命的意义何在?天地与人的灵魂、情感和价值性的态度之间到底有不有和有一个什么样的精神关系?人能够超越生死之苦吗?道家后来发展成为道教,就是从老子的问题开始的。 儒家从天德的“元亨利贞”讲天地之于人的恩德和益处。大讲“仁”的价值性、情感性关怀。这都是回应。但超越生死的问题,要到宋儒“以儒化佛”才真正解决。宋明出现儒道释三教合流之势,从根本上说,是从解决生死问题的基本智慧上趋同,亦即本心或本体的空(佛教)、无(道教)、虚灵(儒教)对一切存有的超越而走出生死之苦。

  • 951
  • 0
  • 16
  • 0
2012.04.22 13:04

向脑控之暴说不

今有脑控器技,强窃内思腹心广传,外输恐吓迷乱之音深扰。受其害者,或内陷心复,乱神迷意,魂魄抽离,生不如死;或行拂孤单,生业瘫痪,无以续命。此技猖獗,逞奇鲜之势而脑控庶众于生死险危之境。昔商纣比干刨心之暴尚不得其心思消息。今之暴者挟奇技淫巧以续其大邪。僭天道性命而暴殄天物,辱天爵之尊而伤天害理者,千古中华莫此为甚也。天下大奸大恶之徒嚣张,祸国殃民之害尤烈。

  • 783
  • 0
  • 18
  • 0
2012.04.11 2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