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格的概念:对自我作为“人”的认同
2013-04-15 18:13:43
  • 0
  • 0
  • 0

“人格”即人的位格,是个体对自己作为人而区别于其他物类之价值地位的自我认定及其社会承认和尊重。什么样的特性和价值地位被个体持信为人的位格,与个体的道德观念有关,也与文化传统和人的社会化塑造有关。由于人性的复杂性和人们的道德观念可能存在差别,因而人们关于“人格”的观念通常在那些最能够体现和符合人性价值尊严并被社会普遍持有的方向来获得界定。

在我们的世界观念中存在着各种物类,并相互发生各种关系。人是其中的一类,即人类。个体对自己和他人作为人这一事实需要一个基于人性及其价值的认定,从而确认自己在万物序列中的基本地位,以免在人的相互对待中把自己和他人与其他物类混为一谈而丧失其本有的地位。比如,人自我认定自己是既具有生物属性,又具有道德属性的高级生命,所以,把人当做只有生物属性的禽兽或者当做只有纯粹精神属性的神,都不是人对自己的自我定位。换句话说,“人格”乃是人在其心理上定位自己是人的一套标准和尺度。我前面已经指出,“由于人性的复杂性和人们的道德观念可能存在差别,因而人们关于“人格”的观念通常在那些最能够体现和符合人性价值尊严并被社会普遍持有的方向来获得界定。” 就是说,人性既存在生物属性上的各种欲望和利益,也存在精神属性上的道德价值,而且不同的人可能对人性不同方面及其关系有不同的态度、侧重和追求,从而形成不同的道德价值观,并影响着究竟怎么样的行为和生活才是人的行为和生活的基本认定。你可能会把其他人的某种行为斥之为有失“人格”的畜生所为,但其他人却未必会这么看。由于人格涉及人对自己和他人作为人的基本价值和地位认同,并影响人们相互对待的态度和原则。所以,人们关于“人格”的观念“通常在那些最能够体现和符合人性价值尊严并被社会普遍持有的方向来获得界定”。对于个体来说,“人格”之所以有高尚与低劣的不同评价,那也是因为道德价值在“人格”观念中有着十分重大的影响,而不是“道德不起决定作用”。孟子就特别强调这一点。孟子曰:“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 从儒学“人禽之辨”的传统中来界定“人格”,这实际上是抓到了人格观的关键。说“人格就是精神自我”。这并不能很好地揭示人格作为人的基本价值地位确认这样一个基本涵义。一个人在精神上可能把自己定位成某种十分异化的东西,但我们不会因此而放弃社会普遍持有的人格观。这说明,“人格”有其客观的(基于人性的基本特性)和社会的向度(基于社会的普遍持有,并作为相互对待的依据)。

用“精神自我”或者“精神价值自我”的说法并不能很好地界定“人格”这个概念。二者并不是一个等价的概念。原因在于,人在其精神上的自我认定更多地是一种主观性认定。精神的主观性和按照其想象的拟定可能性就会使人对自我的认定出现异化。比如,一个人自我认定自己是一条狗,或者“当牛做马”,那么,我们仍然不会当他是一条狗,仍然认为他有应当有的人格,只不过他自己主观地扭曲或异化了自己而已。当然,如果有人认为自己是神,我们也不会认知其具有“神格”,而认为他尚未认知自己的“人格”。这就是说,人格并不只是一个主观精神认定或拟定的甚至想象的自我,而存在一种认定自己是人的某些客观要素,并在其社会化过程中获得确认和信持。没有这一点,人格就不会是一种稳定的自我地位认同和心理品质,也不会有社会尺度及其健康性可言。你列举的关于不同境况下的人格描述,都只不过是人的特性在其个体上的表现差别而已。它属于个性的范畴,而不是有不有人格的问题。定义一个概念必须揭示其内涵,而不能靠外延上,乃至语境语用上的列举。即便是列举,你也不过只是限定在精神领域的方面,而实际上,人格是一个既具有生物性也具有精神和道德性特性的人在个体心理上的认定。它不是一个纯粹的精神现象,而是个体对自己作为人及其特性和在万物序列中的地位这样一个客观的事实和价值在心理上的认定。在社会生活中,我们常常根据社会普遍持有的客观性人格标准及其某些要素的不同重要性而在各种社会关系中发展出社会化人格的不同方式。比如,法律人格,即是说由法律按照一组权利和义务所确定的可辨认主体构成法律意义上的人格。在这种情况下,法律几乎把人当做无差别的公民来看待,甚至发展委托-代理制度。

我们并不能根据“精神自我”或“精神自我价值”这个说法来判断“人格”的内涵。因为这个说法没有界定人之为人或人格之为人格的基本涵义。人格与“精神自我”或“精神自我价值”不是等价概念。它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后者的拟定性和主观性不能揭示和解释人格的客观性向度和稳定性心理品质这一特征。

在概念上,“人格”与“个性”也是两个概念。前者旨在揭示个体作为人而言的基本价值定位在心理乃至法律上的认定,它反映的是人的普遍性价值。后者则用以表达个体心理品质的特殊性方面。

人格作为一个人对自己作为人这一事实、价值和地位的心理确认和持信,表现为一种资格和位格的认同,表现为一种对自己和他人作为人的基本定位认知和尊重态度,并在人与物和人与人的各种关系中以之作为前提或者要求获得承认与尊重。所以,人格也是一种稳定的心理品质,而且是最稳定的心理品质。无论一个人的个性如何,或者各种心理能力如何,人们对自己和他人作为人这一资格或“人格”这一点是不会随便发生变化的。个性最多会使不同个体的人格具有某些色彩而已。

人格之所以是人格,乃是对自己和他人作为人这一客观事实和价值在心理上的认定,从而形成一个被自己和他人认同的主体。没有这个实际的内涵而只说“精神自我”或“精神自我价值”就是人格,那就不能排除精神的主观性拟定性的自我或自我价值并非我们所称的人格这一可能性。当说“道德、尊严归为精神自我价值时,就是人格”,这大概可以跟我前面这个说法接近。因为这是用人的某种特性和价值在心理上获得人之内涵认定这样一种表述。

人格的概念无论哲学上,还是心理学上,都是一个十分有争议的话题。但一个好的概念,应当揭示其基本内涵和意义。小结一下前面的讨论,一个好的人格概念至少应当有如下几点:1、明确人格这个概念是一个关于自己和他人作为人这一事实和价值在万物序列中的地位和资格的概念;2、在心理上获得确认并持有,从而获得自我和他人认同的主体。3、它表现为一种对自我和他人主体资格具有基本认知和态度的稳定心理品质,并在一切涉及人的关系中作为基本前提而要求获得尊重。4、不同人的个性会影响人格的不同色彩,特别是道德因素影响人格的高尚性或卑劣,但不能改变人格作为人的基本资格涵义,亦即在基础特性和价值上“人格平等”。

                          (杨万江 2011年1月8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