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及孔门儒家的意义和贡献—— 回应轻薄孔门之诸骂
2012-07-01 12:41:10
  • 0
  • 16
  • 188

 

    在网上经常遇到诋毁和攻击孔子及其孔门儒家的言论和谩骂。他们中有学者、文学家和普通公众。分别回应他们非常浪费时间,所以,我在这里一并回复诸骂。认为正面陈述孔子及孔门儒家的意义和贡献,改善他们对儒家的基本认知和了解,是比较恰当的方式。

   擢其大要,孔子及其孔门儒家在中国文化传统中的意义和贡献如下:

   1、孔子以“仁者,人也”“君子不器”的价值观,把文明重心移向按照人的自身价值而走其当行之道的方向,在“忠恕之道”上建立个体与他人相互不伤害的社会。孔门孟子从“不忍人之心”建立起“有所不为而后所有为”的仁义道德;荀子则从人的一组完整基本特性建立起“不可与天争职”的“权利”观,划定法治的行为边界而定分止争。在孔子道统上,荀子喊出“权利不能倾也,群众不能移也,天下不能荡也。生必如是,死必如是”,恐怕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划破长空的权利自由之声。正是由于孔门在人类关系中建立相互尊重的道德和礼法规则,才使天下趋向和谐(乐)的社会文明成为可能。这是对世界深刻失望,不知从社会关系的界定中来维护人而主张向自我退缩,乃至出世的道家所不能比拟的,也是无视社会相互性的唯我主义杨朱和极端社会主义的墨子所不能比拟的。今日所谓“自由主义”,亦无孔门这等健康的价值观。儒家之自由,乃是中正于人的自身天性(诚)而“为仁由己”,发用而中节。或是视上天造化人的如此这般为“天功”,拒绝人为僭越天职而划定不可干涉、介入和侵犯的边界,从而让人自由地展开自身。自由一旦是离开人的自身性及其本质的自由,它就会成为人的自我异化或畜生化运动。今日自由主义者当须回归儒道方可成为健康的和保守文明基础的自由主义者。

    2、孔子之伟大,还在于他建立和塑造了一种从定分止争之“小康”,通过进德论的“新民”,自由而非暴力地进至去分界之“大同”的社会进步理想及其社会形态观念。今日自由主义所吁求的宪政法治民主社会,乃是定分止争的“小康”社会之现代形态,而今日所谓“社会主义”乃是去分界之“大同”社会的现代形态。孔子不讲阶级斗争,反对违背“为仁由己”之自由原则的强制道德,从而,毛主义承袭孔子大同理想而又违背孔子自由原则的做法,形成了二十世纪中国政治左派与儒家最纠结的矛盾关系。

    总之,今日中国无论是右派自由主义者,还是左派社会主义者,亦都可以从儒家传统找到自己的思想根基。左右皆可儒,与有荣焉!

   3、在中国文化中,孔子第一次从周的法则性礼制秩序中提出“仁者爱人”的情感关怀和恕道,并以“人而不仁如礼何?”之申说,强调把制度建立在对人的尊重上。从此,中国人的精神世界充满温情和关爱,其意义不压于基督教世界从旧约的“律法”传统,转进至新约“爱”和“宽恕”的主题。有赞曰:“世上无孔子,万古如长夜”。此之谓也。

   4、孔子在天人关系中“下学而上达”的精神路线,开劈了中国传统从人所面临世界中蕴含的天道法则和天命来上达沟通神性上天的精神方式。“学”成为一项精神的事业和抵达“元亨利贞”之天德的伟大阶梯。从此,华夏世界开始了从“学”的伟大精神历程及其道德、知识和文化中来发展文明。据此,孔子成为儒教最核心的精神领袖和中国学术传统的真正开创者。孔子对六经的整理和传授,乃是数千年来塑造中国文化最基本的元典和最主流的思想文化传统。

   大多数反儒者的问题,除了他们对儒家的了解不够外,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他们看待历史传统的方法缺乏历史的眼光,错置问题语境。这里必须给反儒者讲清楚历史文化,特别是政治文化的演进逻辑。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式。在历史中这些问题的解决累积起来便形成传统。文明要解决的中心问题是人的价值的尊重和人性能力的开发。但这存在不同时代的问题及其解决问题方式的差别。三代到秦汉以后的数千年中,尚没有足够基础性共识及其可沟通的人之间,如何在相互不伤害中建立秩序是政治哲学考量的主要问题,而要实现这一点,它必须借助于一个有足够权威的精神的(“师”)和政治的(“王”)力量来界定人们关系的秩序,并对人进行文明的教化。《尚书》所谓“惟天生民有欲,无主乃乱”。“天佑下民,作之君,作之师”。道理就在这里。也就是说,在人类生活中建立一个有足够权威的政府来界定和维持秩序,安民保民,并以伟大的圣人来进行教化,这是古代文明的一种成就,是在那样的历史阶段上人类解决自己面临的深重问题的一种合理选择。而且,在这种时代的问题语境中,三代的封建制,也必然要走向大一统的秦汉帝国时代,才能最终完成其以一个自身不乱的政府来保障人民,推行和落实人民之间相互尊重和礼遇的那些道德和礼法规则。当帝国时代凭借专制性权力所推行的人们相互善待的道德和礼法秩序,在长期的历史中逐步深入人心,并形成社会习俗和普遍接受的生活法则时,帝国政治另一方面的问题又同时不断地凸显出来,并开始形成新的问题语境。亦即,一个本来肩负着安民保民责任的王权专制政府,本身又成为人民的威胁。尝试限制王权的努力不断地出现。随着帝国时代推进和落实人们相互尊重的道德和礼法形成习俗而产生的自治力量增强,政治才有可能通过更为有力的权力制衡和不断高涨的民主诉求来解决王权专制威胁人民和社会的宪政问题。这便转入现代性时代如何制约国家权力来保障人民的问题语境。但是,宪政民主时代并不是把历史形成的东西统统都一扫而光。它正是以只有专制帝国时代才可能真正付诸实施和建立起来的普遍相互尊重的道德和礼法秩序为基础和传统,来寻求社会自治。在古代,根本就不可能用民主时代允许多元的体制和方式去解决一个社会持有何种普遍接受的道德和礼俗这样的深层问题。一个不再需要威权的社会,依赖于传统所形成的社会自治力量。在这个意义上说,历史没有哪一段是多余的和没有意义的。不同时代有不同的问题和解决方式。今天的人们不能错置不同时代的问题语境。不能在过去数千年的文化中见王权和维护王权稳定(尊王之义)的那些观点和言论就批,宪政民主社会是依赖于历史演进之各种文明成就的现代产物。历史虚无主义不但不能正确地理解历史,而且也是在抽掉民主社会的历史基础。否则,当我们通过宪政民主来削弱国家权力的时候,社会靠什么自治?人们之间如何相互尊重和相互礼遇,以及人们到底按照何种基本生活样式来生活的那些非常基础的问题又会再次成为问题,而陷入历史的治乱循环。今天我们讲孔子和儒家文化之所以必要和重要,就在于它能够提供我们处理相互关系的道德和礼法规范,能够提供和塑造一套涉及我们精神、价值观、礼俗和人生追求的基本生活形态。这在过去的历史中形成了传统,在民主时代则被我们看成社会自治和人们生活意义的文化来源。

    上述四点未免指其大要而漏其万千,但用以为孔子及其孔门儒家正名,足矣。孔子及孔门之意义和贡献,当非古代任何一派所能比拟,亦非今日网上宵小所能轻薄。我想告诉孔子的批评和谩骂者,当你口不择言,轻辱中华民族往圣先贤的时候,你是否真正了解和理解他们了。按照我们中国人的传统,一个人对自己文化祖先的咒骂,乃是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你可以不喜欢某某素来被尊崇的圣贤,但却应当保持应有的尊重、礼貌和了解。如果咒骂和诋毁被视为你的思想和言论自由,那么,我不能把你看着是一个有教养的人。浅薄、无知和文化虚无主义从来都不是任何一个有价值的社会发展文明的合理方式。儒家之尊严当有尊重。如果你看完这篇短文产生更多了解儒家的兴趣,请到儒学联合论坛与时儒交流。如果你打算继续批评儒家,我希望你也到儒学联合论坛来发表你对儒家的批评理由和不满。按照儒家,理性是一种天道法则,而你的傲慢、无知和轻薄乃是一种卑鄙的撒野。


                                                                               2012年6月29——7月1日

 

 

(本文起笔于民间儒家学者杨万江与文学批评家李劼的微博冲突。今稍作扩充以作为一并回应各路批孔者之答词。)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